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2.第62章
    重症监护室每天只允许家属进去看一小会,其余时间根本见不到人, 但即使这样, 唐糖也不愿意离去片刻,等在外面死死地守着, 只有这样死死地盯着, 她才能不担心他的命被阎王给夺走。

    季小濯跟妈妈一样固执,不论谁来劝都不愿意离开, 小小的人儿仿佛不知道累般, 就这么从早守到晚, 陪着妈妈, 也陪着里面昏迷不醒的爸爸。温诺也是一样, 紧紧地牵着季小濯的手和唐糖的衣摆, 跟着一起守护着里面那个虽然是叔叔但在她心里却是爸爸的人。

    这一幕每每看得人心疼又心酸。

    所幸老天爷没有辜负母子三人的期盼,三天后, 季宴如医生所料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第一个动作就是转头看向玻璃外, 一眼便看到正眼巴巴地望着他的三人, 半晌后露出一个几不可查的微笑。

    季小濯瞬间睁大眼睛,小手拼命地拍着玻璃,对着里面喊话:“爸爸!爸爸!你醒了么!”

    温诺也激动地拍, 情不自禁地跟着季小濯后面轻轻地做了个无声的口型,“爸爸”

    唐糖捂住嘴, 眼泪瞬间控制不住地往下落,可眼里却是带着笑的。

    太好了,她的季宴醒来了。

    人醒了,季宴这条命是彻底从阎王爷那抢回来了,这下子所有人的心都能安安稳稳地吞进自己的肚子里了。

    坐在不远处长椅上的老人动了动手里的拐杖,在别人看到之前闭上眼睛,让眼里的湿润悄悄消散。

    他就说,他季安山的孙子哪那么容易被打倒。

    跟了老爷子十几年的警卫员却敏感地感受到了老爷子的激动,心里比谁都明白这位看似冷酷严肃的老人其实对这个孙子在意得要命,可偏偏死爱面子不肯低头,弄得现在只敢远远地坐在这里等着,心里不知道多想上前去看看。

    警务员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子,您要不要上去看看?凑近点也能跟季宴打个招呼啊。”

    季爷爷冷哼一声,浑不在意地说道:“醒了就好了,打什么招呼,有什么好打的。”

    警务员在心里撇撇嘴,这个节骨眼了还死要面子呢,也不知道是谁每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就巴巴地往医院赶,中午觉都不肯睡了,一天要往医生办公室跑八百趟,短短几天瘦了好几斤。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