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贾珍婚事
    赖嬷嬷打了个冷颤,看着屋檐上还翘着二郎腿抖抖,一副流氓地痞模样的贾珍,额头不由冒出了冷汗。哪怕贾珍再熊,再能上房揭瓦,怎么会悄无声息的来到荣庆堂正厅的屋檐之上?

    光天化日之下,所有仆从是死人不成?

    不光赖嬷嬷想到了,便是屋内的贾史氏听到从头顶上飘过来的清脆利落的声响,牙根紧咬:“老大,你还真是让为娘刮目相看啊!”

    —若不是贾赦撺掇的,她可不信贾珍有能耐爬上屋檐。

    “我到底是继承人,父祖总有些东西留给我的。”贾赦眼眸飞快闪了两下,而后整个人依在拐杖上,像是寻找了支撑点。迫使自己扬起了头,下巴抬起,贾赦对上贾史氏那冷冰冰,恍若杀父仇敌的双眸,沉声道:“太太,我的东西,我哪怕不要,也容不得任何人作践。”

    贾史氏心理的火感觉刺啦一下就冒了出来,将茶几上的茶盏一把扫在地上,“你这个孽障敢如此对我,就不怕我告你个忤逆,夺了你的爵!”

    上好的茶盏哗啦啦落地,一声声交叠在一起,原本悦耳的声响都带上了分刺啦刺啦的杂音,在这寂静的屋内,不由让人有几分心烦意乱。

    贾政本来被打的浑身酸痛,恨不得疾呼太医,但眼见母子对峙,尤其是听闻一声“夺”,眼眸都不由自主睁圆了起来,呼吸也放缓了一分,唯恐自己的呼吸让两人发现还有他的存在。

    他眼下什么都不需要做,静静的等待他们闹,闹得越大越好,没准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贾政边想,感觉身上的疼痛都化作了最美的证据。

    与此同时,同样听到一声“夺”的贾赦噗嗤笑了一声。他本情绪翻腾,脑海不受控制的前世今生的画面闪现着,靠着拐杖支撑住自己即将崩溃的情绪,让他能够理智的顺着既定的剧本来演。

    可岂料啊!

    原本一颗千疮百孔的心,还是能够找到一块好肉,再狠狠扎上一针。

    “你能不能多学学法?”贾赦重重叹口气,“要不是按着律法,诛九族,诛三族,我们谁也逃不了,否则,你以为我今时今日会如此耐心跟你说话。”要不是……要不是……

    似乎鼻翼间飘荡着一股淡淡的檀香,贾赦响起在他耳畔一字一顿念着律法,念着鬼约的谭礼,眼眸闪了闪,开口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