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清北书院中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xlewen9.com"。

    贾赦感觉自己胸口闷着一股挥之不去抑郁之气,但哪怕抛弃前仇旧怨,担负着官员的职责(大抵他崔小师父体谅他,让他安抚人,不见现场验尸),可依旧肚子里墨水太少,劝慰的话语翻来覆去就剩下节哀两字。他不怕人哭,可是怕老人,尤其这种头发苍白的,面色苍白,两眼血红却又含泪不落的。

    无声的悲鸣看得他两眼都得红了。

    清北书院现今三个副山长,李副山长主管庶务往来,郑副山长负责招生与招聘夫子,王副山长和徐山长主管教学。

    在他眼前的这位便是王副山长。

    王副山长,名肖,今年七十有三,致仕前是翰林院大学士。因家里曾孙子都长大了,没得人逗弄玩了,故而被邀前来书院担任夫子。王老夫子德高望重,一辈子教书育人,真心像赞誉的那般—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案发时,其正与徐山长在明礼堂辅导学子功课。可以说是亲眼见证了这惨剧的发生。也是他在捕快到来时候劝退了激愤的学生们,好让衙门调查取证。

    “老朽……”王山长声音哽咽着,喘着气,浑身颤颤巍巍着。

    “王老,气狠了,您骂几声又无妨。为个黑心黑肺的气坏了自己不值当。”贾赦看着浑身发抖,都快要昏倒过去的王副山长,抬手轻轻拍抚着人后背,帮人顺气,又看了眼左右小厮,示意人赶紧再去看看太医到哪里了。老先生强撑到崔宇到来,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栽倒在地。

    徐山长被刺之事已经发生,若再因此老先生也被气走了,那可不值当。

    虽说学院里也有大夫坐馆,但终究比不过太医。

    再说,谁知道书院里的大夫可信不可信?他贾赦不介意用最坏的心思来揣摩书院里每个人。万一老王出点事,那么朝堂上的王家子孙可都要丁忧了。

    虽说老王自己,按着官职来说,不过三品翰林学士,连个掌院大学士都没捞上。但他大儿子可是礼部尚书,二儿子也是翰林学士,三儿子虽说无官,但却是状元郡马爷,子孙也具成器。这家人都是他皇帝叔叔倚重的朝臣之一。

    “至于伤心那……”贾赦转了转舌尖,道:“徐山长若是在天有灵,也不会希望您因他悲恸而坏了自己的身子骨。”

    “苍天如此不公!”王山长喝口参汤,似乎回过了神,道:“我这白发人都还没走,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